悦花越有特大传销案:发展460万会员 “推广返利”敛财

  检察日报9月22日消息,“这起‘悦花越有’网络传销大案,我们办案历时16个月,很有典型意义。”9月初,案件承办人、山东省滨州市沾化区检察院副检察长张甲良向记者介绍了案件办理的相关情况。

  为了满足传销组织的发展需求,被告人刘玉龙专门成立软件公司,开发能掩盖其传销本质的线上平台——“悦花越有”。不到两年,发展会员460余万名。为了增强会员黏性,他抛出很多“概念”,开发各种返利模式。截至案发,该传销组织吸纳的会员仅用于升级的费用就近30亿元。

刘玉龙的商业版图

  检察机关查明,自2016年9月至2018年7月,刘玉龙等人开发“悦花越有”平台,不到两年,发展会员460余万名。鉴定显示,“悦花越有”平台共注册店主会员460.63万个,其中一星店主391.88万个,二星店主51.03万个,三星店主17.38万个,四星店主2229个,五星店主1207个。

  张甲良介绍说,刘玉龙能发展如此多的会员,与他的合作伙伴宋平有很大关系。宋平有传销犯罪前科,手中有一支专业团队,传销推广经验非常丰富。据宋平交代:“一开始刘玉龙就和我说他想搭建一个平台,通过我的市场团队,以发展会员的方式赚钱。”

  两人一拍即合,共同商量出平台运营模式,即必须缴纳注册资金才能成为会员,会员推广会员能够拿上下各两级的提成。两人确定了分成比例,对会员注册资金,以刘玉龙占25%、宋平团队占75%进行瓜分。

  先期推广中,两人决定通过预售北京中合农发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中合农发公司”)股权的方式发展会员,对入会者承诺该公司26个月内上市,否则数倍退还注册资金。为了增加平台黏性,他们还设定了团队收益。宋平说,推广目的就是让每个会员都感觉能赚到钱,让更多的人加入平台成为会员,让会员再发展会员,这样盈利多,赚钱就多。

  随着会员数量越来越庞大,刘玉龙和宋平又推出了“消费全返”模式,以此吸引发展会员。2016年11月,中合农发公司旗下的“悦花越有”1.0软件正式上线,并在北京召开了盛大的平台上线仪式。2016年底,该平台注册会员就达到了数千人。

  2017年初,中合农发公司举办春季奖励大会,刘玉龙、宋平向包括刘佳丽在内的推广会员最多的“市场精英”发放了红旗轿车、金条等奖品。而实际上,由于利益分配不均,刘玉龙更改了会员推广模式。随之,刘玉龙、宋平的裂痕越来越大,最终在2017年3月分道扬镳。

  “悦花越有”1.0版平台只有微信端和PC端,是一个简单的会员登记软件。随着会员数量不断增多,刘玉龙委托山东一家公司开发了“悦花越有”2.0版平台。2017年6月,“悦花越有”全网起航大会召开,包含会员系统、购物、引流在内的“悦花越有”App正式上线。

  新平台丰富发展了“消费全返”概念,让刘玉龙畅想的商业版图得到补全。该平台将刘玉龙开展传销活动的真实面目隐藏在了正常的购物软件、商业平台的背后。随着会员数量的急剧增加,引流、消费金额不断扩大,刘玉龙自行成立软件公司,开发了“悦天使”3.0版平台。

平台短时间内获大量关注

  刘玉龙“商业帝国”快速成长的背后,离不开他推广的“推广返利”和“消费全返”。这两个概念被其公司广泛宣传后,“悦花越有”平台短时间内获得了大量关注。

  推广返利,就是会员推荐别人成为会员或者升级会员时,推荐者及其上线都会获得入会费或者升级费一定比例的提成。消费全返,则是会员通过平台向其他会员在平台开设的店铺购物,买卖双方共可获得7.25倍手续费的冻积分,会员在线下消费后凭借收据或者发票到平台缴纳一定比例的手续费,能够获得7.25倍或者10倍手续费的冻积分。这些冻积分每天会按一定比例转换成活积分,活积分则能够提现或者消费。截至2018年7月3日,该平台冻积分余额近2200亿个,活积分余额累计近8亿个。

  山东的王某经营着一个小超市,2018年初,她偶然间通过朋友得知了“悦花越有”。随后,朋友带她去北京“悦花越有”公司参观、培训。“学成归来”后,王某缴纳入会费成为朋友的下线会员并积极向亲戚朋友推广“悦花越有”平台。在数十名亲友缴纳了入会费后,王某获得了数十万元的提成。

  后来,她利用平台“漏洞”,找店铺要空白盖章收据,填写十万元的数额,随后将盖章收据上传到平台,缴纳了手续费后,获得了十万个冻积分。随着冻积分转换为活积分,不长时间她就提现2万元。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