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15年前浮尸案告破 死者留下的小纸片成破案关键

  弟弟有精神疾病残忍哥哥竟在其睡梦中下杀手

  “15年了,这起命案终于破了,没想到凶手是他!”一直追踪此案的下城刑警杨继军昨天感叹不已。

  15年前2月份的一个晚上,杭州石桥地区一偏僻的铁路桥下水渠里浮起了一具腐败的男性尸体。

  死者年龄35岁左右,身高1.70米,身材中等。经法医检验,死者系他杀,头部有钝器击打伤,有生前溺水反应,死亡时间约在春节前。凶手何在?杨继军站在寒风中思索着。

  铁路桥下浮起的男尸

  身上有三组奇怪的数据

  下城警方连夜成立专案组。杨继军所在的重案中队,首当其冲地投入到该案的大规模走访排查和分析研判中。

  “那时候科技手段没有现在这么先进,排查是我们刑警破案最基础也是最有效的手段,几乎整个刑侦大队都出发了。”杨继军回忆说。

  考虑到死者有可能是周边农居房的暂住人员,专案组对附近石桥、东新、江干地区笕桥、闸弄口等将近20个村的农居房挨家挨户进行走访,排查是否有突然离开或失踪的男子……

  然而,一切努力就像大海捞针,始终没有收到令人兴奋的消息。于是,大家把目光聚到了死者衣服口袋里的一张小纸片,纸片上写着一串杨继军至今记得的数据。

  这是一组列车信息。三趟火车线路如下:K1379无锡至南宁、K149上海至湛江、K181上海至昆明,三趟火车交会的车站有14个,而其中永州、全州、柳州、桂林、黎塘这五个地方只有这三趟火车能到。

  死者当时穿的棉毛裤,是广西柳州的一个乡镇厂产的。死者很有可能是广西一带的人。然而,血迹鉴定的结果却让大家提起的希望落空。局限于当时的侦查技术,受害者和嫌疑人的身份都没有明确。侦查工作陷入僵局,案件成了悬案,积案。

  家族成员对侦查员三缄其口

  统一说当时分家了

  15年后,当年那个重案中队的年轻刑警杨继军,已成长为分局刑侦大队的副大队长。

  2019年年末,随着技术手段的发展,刑事技术部门对该案现场痕迹物证再次进行深度分析,发现死者很可能来自广西来宾的一个韦系家族。这个消息令杨继军和同事们都很振奋。“明确尸源,命案就破了一半。”

  侦查员们立即收拾行囊赶赴广西来宾开展工作。通过连日走村串巷,最终将死者的身份明确为入赘韦家的覃某的七弟:覃某属。

  有人提到,老七覃某属在失踪前可能和老六覃某煤在一起。侦查员开展工作后发现死者确系覃某属,有精神病史,时而正常时而不正常,在广西的精神病院有住院就诊记录。覃某煤则有盗窃前科,多次被判刑和劳教。

  结合之前外围走访得到的信息,覃老六有作案嫌疑。

  今年10月20日,杨继军带队二赴广西。出乎意料,家族成员一开始对侦查员三缄其口,统一说当时分家了,对覃老六覃老七不了解。

  家属谨小慎微的态度,更加印证了侦查员的猜想。侦查员欲擒故纵,故意先收兵观察一家人的反应。果然,覃老六购买车票、安顿家人……准备出逃。

  覃老六有重大作案嫌疑,不能让他跑了。10月28日,专案组三赴广西,决定对老六覃某煤实施闪电式抓捕。

  抓捕当天,覃某煤在村口小道上一眼认出之前接触过的侦查员,仓皇逃窜,四面八方而来的警察迅速将其按倒在地。

  弟弟有精神疾病

  他觉得是个累赘

  通过审讯,警方攻破了覃老六的心理防线,他交代了杀人的事实。

  覃老六说,弟弟覃某属有精神病,治病花了原本并不富裕家庭的大量钱财。在覃老六眼里,精神病弟弟成了家庭的累赘。

  2005年春节前夕,覃老七到柳州找到覃老六,想跟着一起打工,覃老六借机把他带到上海火车站想把弟弟丢在人群中,任其流浪。最终,覃老七向车站民警寻求帮助,于是覃老六再把他带到杭州。在火车东站附近将其丢弃,却再次被民警送回。

  覃老六见丢不掉覃老七,便萌生了将其杀害的想法。他到附近商店买了把榔头和两床棉被。当晚,他带着老七,说是去工地找工作。沿着铁路线一路走过去,一直走到石桥偏僻路段,找了个涵洞,两人睡了下来。等老七睡熟后,他便向老七挥起了榔头……事后,他用被子将老七一裹,连人带被子推到河道里。

  现覃某煤已被依法刑事拘留,案件正在进一步审理之中。

  本报记者 陈蕾 通讯员 刘文逸

原标题:杭州15年前浮尸案告破 死者留下的小纸片成破案关键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