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底假“活佛”王兴夫:10年骗了2亿 猥亵数名女性

  新华社北京2月2日电 题:披宗教外衣行邪教勾当——起底假“活佛”王兴夫

  新华社记者

  山东济南中级人民法院近期作出终审判决,假“活佛”王兴夫犯组织、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非法经营罪、强奸罪、强制猥亵罪,数罪并罚,判处有期徒刑25年。记者从公安机关了解到侦办此案的经过。靠着两张伪造的身份证,成了名叫“降巴洛桑丹真”的藏族人;凭借一场宗教“坐床”仪式,摇身一变成为“活佛”;费尽心机骗取钱财近两亿元,用于个人及亲属挥霍;逼信众立下毒誓,实施精神控制,强暴、猥亵数名女性。短短几年,他在全国私设8大道场,利用结构严密的组织分支,发展信众超过3000人。

  2017年5月,济南警方依法以涉嫌“组织、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对王兴夫及其组织的7名骨干分子进行集中抓捕。同年6月23日,王兴夫等被依法逮捕。

  宗教专家指出,王兴夫所谓“活佛”,从民族身份、宗教身份、佛学体系等均是伪造而来。在他的背后,有不法僧人为之张目,谋不义之财。

  “气功班”班主竟成藏传“活佛”

  在看守所里,记者曾见到过王兴夫。身材圆胖、眨着小眼睛,早已没有了往日的颐指气使。

  20世纪80年代,王兴夫就在济南开办所谓“密宗洗心功”班,招揽生意,后又在四川成都开设所谓“密宗洗心学”研究所,并自称“金刚上师”转世。最初的信众以气功班学徒为主,随后规模一步步扩大。

  2008年,经四川甘孜州石渠县俄若寺民管会主任鲁绒等人安排,王兴夫以“洛桑丹真活佛”的名义,在石渠县俄若寺等寺庙同时“坐床”。为广泛宣传自身的“活佛”身份,蒙骗信众,王兴夫当时还组织200多名信众到现场亲历“坐床”仪式。根据警方掌握的视频资料,王兴夫的“坐床”仪式声势不小、颇具场面。

  “坐床”仪式后,以“洛桑丹真活佛”自居的王兴夫,名气迅速扩大。最终在全国形成济南、厦门、成都等8大道场,道场下设各级分道场,“传法活动”涉及全国20余个省区市。

  “不就是当年的王师傅嘛,回来后咋就成‘活佛’了呢,搞不懂。”70多岁的女信徒周某,早年曾跟随王兴夫学习气功,如今,说起王兴夫变成“活佛”的“华丽转身”,一脸疑惑。

  “王兴夫是典型的假‘活佛’,而且还是六假‘活佛’。”中国藏学研究中心宗教研究所原研究员周炜表示,王兴夫的造假行为,主要体现在假的藏族身份、假的活佛身份、假的金刚上师身份、假的宗教学历、假的宗教、假的宗教仪轨。“他只是披着宗教外衣而已,和藏传佛教没有任何的关系。”周炜说。

  巧立名目骗取钱财

  一张“洛桑丹真活佛”的彩色照片,要价10元;

  一根成本两三元的“金刚结”,要价200元;

  一座“活佛”小铜像,要价800元……

  林林总总的收费项目、层级分明的供养标准,披上宗教外衣的王兴夫,搜刮信众财产毫不手软。由他一手打造的非法组织,架构严密、层级分明,更成为他个人的“提款机”。

  王兴夫还自创了一套灌顶佛法,由低到高分成4个等级。哪个信徒不愿进入更高等级,其他信徒就会极力劝说,不达目的不罢休。晋级的手段,就是交钱。从拜师300元、受戒400元到求授大圆满8000元、八地菩萨授记8000元,这套王兴夫自创的灌顶佛法有十余项收费项目。

  很多信徒多年不舍得购置一件新衣,却瞒着家人把钱送给“活佛”。济南的周姓女信徒,家里有3个盲人,自己每月微薄的退休金是家庭唯一的经济来源。在王兴夫欺骗下,她却交了万余元的供养。

  王兴夫不满足于普通信徒的供养。自2013年起,他在厦门、台州等地吸纳具有一定经济基础的信徒建立商业小组,要求每人提供不低于3万元的供养。部分商业组信徒还邀请其出任公司董事、荣誉董事等职,每月提供数万元报酬。

  “一亿四千万元到一亿五千万元”,当被问及多年来敛财的数目时,王兴夫这样说。但据公安机关调取的银行转账记录等证据显示,他敛财数额共计1.98亿元人民币。

  这些钱款,很多都被王兴夫本人及直系亲属挥霍。在王兴夫的名下,有各地房产12套。王兴夫出行坐头等舱、吃饭喝高档酒,每到一地更是游山玩水,由弟子打理行程。他的儿子无固定职业却能出手阔绰,买名牌、开豪车、20多万元打赏女主播。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