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延长石油多名一把手接连被查:大搞权钱交易

  西安市唐延路61号,陕西延长石油(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科研中心。

  在二楼反腐倡廉教育基地的一角,沈浩、贺久长、郝晓晨的忏悔录节选被放大印在玻璃墙上。玻璃墙背后,可见铁拳之下,一个“腐”字遍布裂纹,令人警醒。

  沈浩,陕西延长石油(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延长石油集团”)原党委书记、董事长。贺久长,延长石油集团原党委副书记、董事长,曾任陕西省发改委副主任、省能源局局长。郝晓晨,陕西燃气集团有限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公司为延长石油二级单位。

  2020年3月,陕西省纪委监委给予沈浩开除党籍处分,取消其退休待遇;给予贺久长、郝晓晨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随后,三人均被移送司法机关处理。8月,法院一审判决,沈浩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11年,并处罚金200万元,依法没收其违法所得。2020年12月,延长石油集团原副总经理袁海科涉嫌受贿,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

  延长石油集团,2020年世界500强排名第265位,是国内除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外,唯一一家具有石油和天然气勘探开发资质的企业,营业收入、财政贡献连续多年保持陕西省第一和全国地方企业前列。其管理层尤其是集团、下属单位一把手为何接连落马?

送钱、借房、装修,鞍前马后,只为项目合作寻求关照

  延长石油集团体量巨大,合作空间广阔,被查出的利益输送问题涉及诸多业务领域。如今遍布陕西的延长壳牌加油站就是其中之一。

  2007年,沈浩在延长石油集团走马上任后,集团与壳牌石油、陕西天力投资有限公司共同成立延长壳牌石油有限公司。之后,陕西天力投资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杨勇向沈浩推荐中立公司,合作建设了石油运输管线和储油库。为继续得到关照,杨勇在6年间分8次送给沈浩15万美元。沈浩在香港、加拿大出差期间,杨勇特意赶到酒店,分别送出10万港币、3万加元。

  不仅送钱,还借房子。沈浩名下房产不多,但是只要需要,他就可以从商人手上无偿借房。2013年11月至2019年1月,杨勇为他提供的一套房屋,经鉴定,租赁费用为41万余元。2011年3月至2019年1月,他无偿使用房产商李晓强提供的房屋两套,鉴定租赁费用总计77万余元,其中一套被用于存放所收财物。他还将两套住房交由李晓强装修,费用总计44万余元。李晓强之所以鞍前马后为其效劳,是因为在沈浩的帮助下他拿到了一份楼花出让合同,价值1.65亿余元。

  对于内蒙古正蓝旗太庆能源有限公司董事长贺友来说,与延长石油集团的合作,可谓一波三折。2011年7月,他有意在内蒙古谋求油气资源开发合作,请沈浩关照,敲门砖是5万美元。

  沈浩安排下属对接合作,拿出了150平方公里某区块。经过勘探,贺友认为找到油气的可能性较小,又找沈浩请求合作开发另一区块。后因为两个区块可采油井不多,双方分成比例从3∶7调整为2∶8,太庆能源占八成,并追加了开采面积。

  在此过程中,每一步都离不开沈浩的干预支持。延长石油集团资源与勘探开发部时任部长孟志学表示,贺友提出追加合作区块、调整分成比例的要求时,沈浩便交代他,按照贺友的意见提交党政联席会研究,最终顺利过会。贺友出手也不“含糊”,仅黄金就送出4500克,价值153.7万余元,另有数额不等的美元、英镑、欧元,折合人民币约480万元。

  “不该拿人家钱、收人家东西。”沈浩在忏悔书中这样写道,只是这样的反思来得晚了些。

违规插手干预,大搞权钱交易,固化利益关系

  “这不正常。”陕西燃气集团一位高管告诉记者。前些年,他在集团效益最好的一家下属单位任一把手期间发现,每到招投标环节,中标的来来回回都是那几家熟面孔。为了规避风险,他有意修改条件,想从资质、年限等方面入手,把这几家企业排除在外,让一些新鲜血液补充进来。

  然而结果一出来,中标的依然是“老熟人”。这其实是郝晓晨绕过他隔空指挥,直接推翻了他的决定。

  提起陕西燃气集团与另一家企业合作成立的某公司,下属单位一位高管简单干脆地评价为“怪胎”,“一没有自己的研发力量,二没有自己的产品,名义上是装备制造公司,实际就是贸易公司,把他们母公司的产品贴牌卖给我们的下属公司,以抢占市场”。

  这也是郝晓晨案案值最高的一笔交易。他收受了该企业约4%的原始股,其中一半被郝晓晨拿去“借花献佛”,从而实现了由集团总经理到党委书记、董事长的“关键一跃”。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