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疫情感染者85.5%来自农村:疫情防控的乡村短板

河北疫情感染者85.5%来自农村

疫情防控的乡村短板

  与此前国内的几轮零散疫情相比,本次河北暴发的疫情有着显著的特点:在农村传播。

  与城市相比,农村疫情防控具有特殊性,需要特别注意工作的方式方法。春节将至,人口流动加大,疫情传播的风险将增大,而农村的疫情防控或将迎来更大的压力。

  打好农村疫情防控保卫战,刻不容缓。

集中度高,关联性强,感染者85.5%来自农村

  1月10日,河北省新增82例本土确诊病例,其中石家庄市报告77例(27例为无症状感染者转为确诊病例),邢台市报告5例。截至1月10日24时,河北省现有本地确诊病例达265例,尚在医学观察本地无症状感染者203例。

  1月11日下午,石家庄市召开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通报,1月11日0时至12时,石家庄市新增确诊病例16例,无症状感染者5例。

  此轮河北疫情发展较快,防控形势严峻。1月9日,第二场河北省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新闻发布会通报称,感染者中85.5%来自农村,年龄总体偏大,中位年龄46.5岁,出现社区传播、多代传播。

  1月2日,河北省报告了本轮疫情的首例确诊病例——增村镇小果庄村一位61岁的女性村民。随后,小果庄村发现更多确诊病例,相邻的刘家佐村、东桥寨村、北桥寨村、南桥寨村等也陆续有人确诊;石家庄之外,邢台市南宫市也有人感染。

  目前,石家庄、邢台两市已完成首轮全员核酸检测,共检测1300万余人,截至1月9日24时共筛查出364例检测阳性,呈现两个特点:集中度高,关联性强。

  石家庄市和邢台市是目前河北确诊病例涉及的两个地区,而石家庄藁城区是“重灾区”。检测发现的阳性人员分布在石家庄市12个县市区,但主要集中在藁城区。自1月6日起,藁城区全域被调整为高风险地区。

  截至目前,此轮疫情没有看到明显的拐点,扩散风险依然存在,溯源工作仍在进行中。

机场输入可能性大,婚宴、满月酒等成病例活动轨迹高频词

  无论是去年年初暴发的武汉疫情,还是后来各地陆续散发的局部疫情,疫情发生地、扩散地多为城市。然而,此次河北疫情的暴发地,却是原本以为“安全”的农村。

  从地理位置来看,增村镇紧邻石家庄正定国际机场和高铁正定机场站,前者还是入境口岸之一,似乎为病毒传入提供了“交通便利”。河北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应急办主任师鉴表示,根据综合调查工作,河北本轮疫情跟国内其他已发生过疫情的地区没有相关性,根据目前的流调情况看,病毒通过机场输入的可能性很大。

  疫情传播呈现怎样的链条?目前,河北疫情的“零号病例”还未找到。基于现今早期病例发病时间点,初步估计“零号病例”早于2020年12月15日。

  记者梳理相关部门公布的确诊患者行动轨迹,可以看出一些病毒传播的“蛛丝马迹”。

  增村镇小果庄村是目前疫情的中心。截至1月9日24时,在官方公布的石家庄市172例确诊病例中,近60人为小果庄村村民,另有30余人曾有过小果庄村相关活动经历,包括定期到小果庄村参加活动、到小果庄村某超市购物、到小果庄村理发等。这表明,超一半确诊病例与小果庄村存在直接或间接关联。

  婚宴、满月酒、赶集、聚餐等聚集性活动,是病例行动轨迹高频词。中国疾控中心副主任冯子健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冬天是有利于呼吸道传染病传播的季节,而且河北疫情地区村民的婚丧嫁娶等社会活动非常密集,加剧了疫情的传播。

  根据已经发布信息,小果庄村及其周边村庄在去年底和今年初举办了多场婚宴,目前确诊病例里有近五分之一曾参加,其中一名44岁女性确诊病例4天参加了3场婚宴;加之不少村民缺乏防护意识,掉以轻心,更让疫情加速蔓延。有小果庄村村民接受媒体采访时回忆,去年12月底,他参加某场亲戚的婚宴时,看到现场基本没有人戴口罩。

  村卫生室和诊所,是增村镇多例确诊病例出现发热、乏力等症状后问诊、开药、输液的地方。在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全国多地药店曾经暂停销售退烧药、止咳药,诊所禁止接诊发热病人,要求具有发热、咳嗽症状的患者必须前往医院就诊。然而,随着国内大部分地区的疫情防控形势稳定,人们渐渐放松了警惕,当出现发热、咳嗽这些症状时,选择了“买点药”“扛一扛”。

  事实上,在这波疫情中,村卫生室、诊所等基层医疗机构没有发挥发现感染者的“探头”作用。刘家佐村一位52岁的男性确诊病例,自2020年12月26日就出现发热症状,27日、29日、30日都到小果庄村某诊所就诊,但直到1月2日下午到新乐市人民医院就诊进行核酸检测后,才发现结果呈阳性。从出现症状到最后进行核酸检测,时间跨度超过一周。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